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英语 >

让贵州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对贵州更有为


发布日期:2022-01-24 18:59   来源:未知   阅读:

  邹欣彤以前上大学时,总是电影快下线时才去看,那样可以省几元钱。即便如此,最便宜的电影票经常也要30多元一张。最近一个多月,这名生活在贵州清镇的女孩实现了“电影自由”——哪怕电影刚上线多元就能买张电影票。

  2020年,贵州一所高职院校的学生黄建钰想成立一家管道清理公司,他判断,用新技术来清洗空调、油烟机等很有市场。在学校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的公司已经运转了一年半,正准备把业务拓展到附近乡镇。

  2019年,贵州省委、省政府印发《贵州省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9-2025年)》;2020年,贵州明确提出建设“青年友好型成长型省份”。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汇聚在贵州,享受“青年友好型成长型省份”的红利,同时尽其所能为城市发展贡献青春力量。

  来到贵州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交职院”)“通途双创园”,胡显历的吉他行里还留着上一节课的痕迹。曲谱架上放着《醉乡民谣》《兰花草》的乐谱。房间角落里有一套架子鼓,墙上挂着吉他、尤克里里。

  胡显历高中毕业后开始学吉他,上大学后,他加入吉他社团继续学习。但是180多个人一起上课,零基础和有基础的同学混在一起,学习效果可想而知。有的同学边弹边唱,人声混杂,他连自己的琴声都听不到。

  胡显历只能在校外报班学吉他,可是又太贵了。他想,能不能让同学们在校内就享受便宜且优质的吉他小班课呢?

  胡显历和同学策划了“初练吉他成长计划”,在一位专业吉他老师的资助下,他们成立了“贵州初练文化科技公司”。学校为他减免了门面房的租金,还提供了一间教室。

  在这条小小的创业街上,公司老板都是交职院的学生:有文创公司、旅游公司、文化传播公司、便利店和咖啡店等。

  交职院团委书记赵祥全说,学校为创业的学生免费提供办公室,没有宿舍的学生,可以花二三百元的月租金入住教师公寓。

  贵州省清镇市有全国面积最大、在校学生人数最多的职教城,现有10多万名学生。在这里,对创业青年的优待普遍存在。

  黄建钰毕业快半年了,还留在母校贵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工职院”)。他有时参加学校开设的培训课程,有时也为学弟学妹上课,讨论管道清理公司的技术。

  黄建钰记得,管道清理公司成立之初,资金紧张。学校经过面试、专家评审,认为项目可行,为他们提供了5万元启动资金。工职院有一条青年创业街,在清镇市政府的支持下,入驻企业可以免除半年的房租和水电费。每隔一段时间,学校都会召集创业的学生开会,询问大家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或疑虑。黄建钰注意到,有位老师会专门拿本子记录下来。

  黄建钰记得,他曾跟一家酒店谈客房空调清洗项目,谈了半个月都没成。“人家可能觉得我们太年轻了,怕我们技术不行,如果搞砸了,又没有赔偿能力。”黄建钰没想到,通过学校的引荐后,对方立马打来电话请他们公司清洗空调。

  在市场摸爬滚打了一年多,黄建钰越来越自信,“现在80%的谈判都能成功”。做了500多单业务后,他们的技术熟练多了。

  黄建钰明白,在创业起步阶段,自己的社会阅历不够,能力也不够。这也是创业青年普遍面临的情况。而学校、地方政府、共青团组织此时给予的帮助,如同创业的助推剂,帮他们走过了最艰难的初创阶段。

  2021年,贵州对18-35岁的青年创业度、创业存活度、科技创新度等指标进行持续性研究分析,编制了2021年度“贵州青年创业发展大数据指数”,对贵州青年精准画像,为相关决策提供参考。

  邹欣彤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她所在的贵州清镇市是个县级市,图书馆资源较为匮乏。自从有了手机里的一张虚拟卡后,她可以进入本地很多高职院校的图书馆借阅。

  2021年,团清镇市委开发“青年卡”,团清镇市委副书记高磊为清镇青年卡设计出商家折扣、购房折扣、参加学习培训等功能。年轻人参与“青年大学习”网络主题团课就可以获取青年卡积分,还能用积分兑换奖品。

  邹欣彤向清镇的很多朋友“安利”过这张青年卡:拿着青年卡,在某家公园的部分烧烤店可以打折;在本地一家大超市结账时出示青年卡可以打折;在几家连锁电影院看电影也很便宜。

  高磊说,清镇青年卡目前有60多家合作商户。在清镇各家职业院校的支持下,拿着清镇青年卡就可以走进职业院校,享受运动场、图书馆等体育文化设施。

  这是贵州各地为落实《贵州省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9-2025年)》(以下简称《规划》),解决青年需求进行的又一探索。

  贵州省规划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团贵州省委副书记史麒麟注意到,许多政府部门都出台了针对青年的优惠政策,但系统集成整合还不够。

  近两年,贵州充分发挥青年发展规划联席会议作用,完善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联络员常态化联系机制,有些地方由党委书记担任召集人,每季度召开会议。联席会议定期沟通解决《规划》实施中的问题,聚焦解决青年在住房、教育、就业创业、健康、婚恋等方面的问题,梳理了207条政策,推动解决55个事项,旨在集成全省的青年发展政策项目。

  史麒麟说,青年在成长阶段,在就业、创业、婚恋等方面都需要支持和帮助。贵州开展了青少年发展状况线万名青年参与,这为进一步摸清青年需求、展开精准服务提供了依据。2020年9月以来,贵州省委、省政府瞄准《规划》目标任务,在全国率先提出建设“青年友好型成长型省份”,着力为青年提供更好的创新创业舞台、成长成才空间、发展发力机会、相关配套政策,让贵州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对贵州更有为。

  贵州女孩刘安琪见过空心村庄,清楚村民普遍面临的困境:要外出打工赚钱,就没法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要留在家里陪伴家人,收入就大大受限。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贵州省共有570万余劳动者外出务工,其中以青年人口居多。

  刘安琪和几名志同道合的同学讨论后,决定从绣片入手设计创业项目。团队成员负责拓展市场、研发产品,而生产绣片的车间就在农户家里,这样他们既能赚钱,又能照顾家人。

  刘安琪的团队设计出图样,请乡村的青年绣娘做出苗绣绣片,然后把绣片和另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牙舟陶”结合到一起,就产生了奇妙的作品:陶绣。刘安琪带领的月乡苗伊团队,2021年获得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金奖。

  为了把产品卖出去,刘安琪曾跑到酒店、咖啡馆推销。有家酒店同意在部分客房里试摆,有个咖啡馆老板订购了一批产品,打算给VIP客户使用,但总销量并不大。经过团委老师的引荐,贵州省交通厅为她们协调了几个高速公路服务区,这些产品可以在服务区的货架上免费展示、销售。

  创业两年了,刘安琪仍然记得第一次看到青年绣娘领工资的场景。绣娘是计件工资,根据绣片的大小和复杂程度,每片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每个人平均每月收入一两千元。看到大家拿到工资时的笑容,刘安琪感到很欣慰。

  陈文强听说团贵州省委实施的“春晖行动·风筝计划”后,便开始考虑到贵阳开公司。他离开贵州上大学,已在外打拼了10多年,总想为家乡发展做点什么,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春晖行动·风筝计划”致力于寻找、联系在外的贵州青年,如社会优秀人才、外出务工乡友、高校大学生等。如今已经联系上12.1万人,其中8.4万人愿意返乡就业创业、投资或从事公益服务。陈文强正是其中的一员。

  陈文强有了返乡开公司的想法后,恰逢贵阳经开区招商,他的公司入选,陈文强干脆把公司总部迁到贵阳。他的公司研发的固体废弃物全过程管理系统,在环保行业已经小有名气。陈文强坦陈,回到家乡贵州发展,市场及信息化基础与沿海地区相比有差距,“万事开头难,但咱总得挑头”。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邹欣彤以前上大学时,总是电影快下线时才去看,那样可以省几元钱。即便如此,最便宜的电影票经常也要30多元一张。最近一个多月,这名生活在贵州清镇的女孩实现了“电影自由”——哪怕电影刚上线多元就能买张电影票。

  2020年,贵州一所高职院校的学生黄建钰想成立一家管道清理公司,他判断,用新技术来清洗空调、油烟机等很有市场。在学校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的公司已经运转了一年半,正准备把业务拓展到附近乡镇。

  2019年,贵州省委、省政府印发《贵州省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9-2025年)》;2020年,贵州明确提出建设“青年友好型成长型省份”。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汇聚在贵州,享受“青年友好型成长型省份”的红利,同时尽其所能为城市发展贡献青春力量。

  来到贵州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交职院”)“通途双创园”,胡显历的吉他行里还留着上一节课的痕迹。曲谱架上放着《醉乡民谣》《兰花草》的乐谱。房间角落里有一套架子鼓,墙上挂着吉他、尤克里里。

  胡显历高中毕业后开始学吉他,上大学后,他加入吉他社团继续学习。但是180多个人一起上课,零基础和有基础的同学混在一起,学习效果可想而知。有的同学边弹边唱,人声混杂,他连自己的琴声都听不到。

  胡显历只能在校外报班学吉他,可是又太贵了。他想,能不能让同学们在校内就享受便宜且优质的吉他小班课呢?

  胡显历和同学策划了“初练吉他成长计划”,在一位专业吉他老师的资助下,他们成立了“贵州初练文化科技公司”。学校为他减免了门面房的租金,还提供了一间教室。

  在这条小小的创业街上,公司老板都是交职院的学生:有文创公司、旅游公司、文化传播公司、便利店和咖啡店等。

  交职院团委书记赵祥全说,学校为创业的学生免费提供办公室,没有宿舍的学生,可以花二三百元的月租金入住教师公寓。

  贵州省清镇市有全国面积最大、在校学生人数最多的职教城,现有10多万名学生。在这里,对创业青年的优待普遍存在。

  黄建钰毕业快半年了,还留在母校贵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工职院”)。他有时参加学校开设的培训课程,有时也为学弟学妹上课,讨论管道清理公司的技术。

  黄建钰记得,管道清理公司成立之初,资金紧张。学校经过面试、专家评审,认为项目可行,为他们提供了5万元启动资金。工职院有一条青年创业街,在清镇市政府的支持下,入驻企业可以免除半年的房租和水电费。每隔一段时间,学校都会召集创业的学生开会,询问大家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或疑虑。黄建钰注意到,有位老师会专门拿本子记录下来。

  黄建钰记得,他曾跟一家酒店谈客房空调清洗项目,谈了半个月都没成。“人家可能觉得我们太年轻了,怕我们技术不行,如果搞砸了,又没有赔偿能力。”黄建钰没想到,通过学校的引荐后,对方立马打来电话请他们公司清洗空调。

  在市场摸爬滚打了一年多,黄建钰越来越自信,“现在80%的谈判都能成功”。做了500多单业务后,他们的技术熟练多了。

  黄建钰明白,在创业起步阶段,自己的社会阅历不够,能力也不够。这也是创业青年普遍面临的情况。而学校、地方政府、共青团组织此时给予的帮助,如同创业的助推剂,帮他们走过了最艰难的初创阶段。

  2021年,贵州对18-35岁的青年创业度、创业存活度、科技创新度等指标进行持续性研究分析,编制了2021年度“贵州青年创业发展大数据指数”,对贵州青年精准画像,为相关决策提供参考。

  邹欣彤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她所在的贵州清镇市是个县级市,图书馆资源较为匮乏。自从有了手机里的一张虚拟卡后,她可以进入本地很多高职院校的图书馆借阅。

  2021年,团清镇市委开发“青年卡”,团清镇市委副书记高磊为清镇青年卡设计出商家折扣、购房折扣、参加学习培训等功能。年轻人参与“青年大学习”网络主题团课就可以获取青年卡积分,还能用积分兑换奖品。

  邹欣彤向清镇的很多朋友“安利”过这张青年卡:拿着青年卡,在某家公园的部分烧烤店可以打折;在本地一家大超市结账时出示青年卡可以打折;在几家连锁电影院看电影也很便宜。

  高磊说,清镇青年卡目前有60多家合作商户。在清镇各家职业院校的支持下,拿着清镇青年卡就可以走进职业院校,享受运动场、图书馆等体育文化设施。

  这是贵州各地为落实《贵州省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9-2025年)》(以下简称《规划》),解决青年需求进行的又一探索。

  贵州省规划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团贵州省委副书记史麒麟注意到,许多政府部门都出台了针对青年的优惠政策,但系统集成整合还不够。

  近两年,贵州充分发挥青年发展规划联席会议作用,完善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联络员常态化联系机制,有些地方由党委书记担任召集人,每季度召开会议。联席会议定期沟通解决《规划》实施中的问题,聚焦解决青年在住房、教育、就业创业、健康、婚恋等方面的问题,梳理了207条政策,推动解决55个事项,旨在集成全省的青年发展政策项目。

  史麒麟说,青年在成长阶段,在就业、创业、婚恋等方面都需要支持和帮助。贵州开展了青少年发展状况线万名青年参与,这为进一步摸清青年需求、展开精准服务提供了依据。2020年9月以来,贵州省委、省政府瞄准《规划》目标任务,在全国率先提出建设“青年友好型成长型省份”,着力为青年提供更好的创新创业舞台、成长成才空间、发展发力机会、相关配套政策,让贵州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对贵州更有为。

  贵州女孩刘安琪见过空心村庄,清楚村民普遍面临的困境:要外出打工赚钱,就没法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要留在家里陪伴家人,收入就大大受限。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贵州省共有570万余劳动者外出务工,其中以青年人口居多。

  刘安琪和几名志同道合的同学讨论后,决定从绣片入手设计创业项目。团队成员负责拓展市场、研发产品,而生产绣片的车间就在农户家里,这样他们既能赚钱,又能照顾家人。

  刘安琪的团队设计出图样,请乡村的青年绣娘做出苗绣绣片,然后把绣片和另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牙舟陶”结合到一起,就产生了奇妙的作品:陶绣。刘安琪带领的月乡苗伊团队,2021年获得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金奖。

  为了把产品卖出去,刘安琪曾跑到酒店、咖啡馆推销。有家酒店同意在部分客房里试摆,有个咖啡馆老板订购了一批产品,打算给VIP客户使用,但总销量并不大。经过团委老师的引荐,贵州省交通厅为她们协调了几个高速公路服务区,这些产品可以在服务区的货架上免费展示、销售。

  创业两年了,刘安琪仍然记得第一次看到青年绣娘领工资的场景。绣娘是计件工资,根据绣片的大小和复杂程度,每片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每个人平均每月收入一两千元。看到大家拿到工资时的笑容,刘安琪感到很欣慰。

  陈文强听说团贵州省委实施的“春晖行动·风筝计划”后,便开始考虑到贵阳开公司。他离开贵州上大学,已在外打拼了10多年,总想为家乡发展做点什么,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春晖行动·风筝计划”致力于寻找、联系在外的贵州青年,如社会优秀人才、外出务工乡友、高校大学生等。如今已经联系上12.1万人,其中8.4万人愿意返乡就业创业、投资或从事公益服务。陈文强正是其中的一员。

  陈文强有了返乡开公司的想法后,恰逢贵阳经开区招商,他的公司入选,陈文强干脆把公司总部迁到贵阳。他的公司研发的固体废弃物全过程管理系统,在环保行业已经小有名气。陈文强坦陈,回到家乡贵州发展,市场及信息化基础与沿海地区相比有差距,“万事开头难,但咱总得挑头”。

语文  |   数学  |   英语  |   历史  |   电脑  |  


Power by DedeCms